目前坑全职
叶all叶双吃
产叶攻向的粮
撕逼不约:)

我得了考前摸鱼,考后咸鱼综合症
ヘ(;´Д`ヘ)
16 78

猫之茗paro
有私设
叶修毛绒控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好久以前的坑,觉得之前的剧情大家应该都忘了就也一起放上来吧
我本来以为自己3000+就可以写完,然而......(●—●)
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喻文州在树下捡到了一个人。
事情是这样的。他听说蓝雨北部不是很太平,以为是魔族入侵。结果赶到的时候,发现什么也没有,在回来的路上却发现了一个躺在树下的人。那人留着黑色短发,穿着没有什么特殊的,整个人白的很,特别是他的手,手指修长,骨节鲜明。喻文州觉得自己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么好看的手。按常理来说,黑发、白皮肤就差不多可以归为魔族了,但一般魔族都有尖耳朵,他却没有,他的应该是牛耳。是有魔族血统的茗族人?算了,带回去再说吧,喻文州想。
他靠近那个人,打算把他抱回去,结果对方似乎察觉到了他的动作,抓住了他的手。喻文州用力想挣脱出来,没想到对方手上一用力,把他拉到了怀里。然后伸手环住了他的腰,脸在他的肩膀上蹭了蹭,还一脸满足的样子。
喻文州挣扎地更剧烈了。可他没想到对方将他抱得更紧了,左手环住他的腰,右手按住他的头,将其按在对方肩上。
“小点,别闹。”那人在喻文州耳边说道。
喻文州以为对方醒了,微微抬头,却看见他双眼闭上。应该是说梦话吧,喻文州想,不过,小点是谁?
对方睡得正香,自然不能回答他。他也只是想想,没什么实际想法。他看了下自己在的位置,想着要怎么离开对方的怀抱,却被耳朵上忽然到来的触感打断了思绪。
喻文州僵住了,因为他发现那个人放在他头上的右手摸了他的耳朵!

我们先介绍一下背景。
这里是茗族大陆,主要人种为半兽人,也就是茗族人。像喻文州就是九尾狐一族的。当然还有其他种族,比如魔族,魔族与茗族对立已久。而魔族人有黑发赤瞳尖耳白肤色,所以喻文州看到那个人的第一眼就觉得对方是魔族,可看到他的耳朵不是尖耳时又打消了这个想法。
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在茗族的习俗中,摸耳朵是正式求婚的意思。
而喻文州刚刚被一个只、见、了、一、次、面、的、男、人、给、求、婚、了!
这还是他第一次被人求婚,就算对方睡着了。

喻文州强忍住杀人的心,冷静,反正人家睡着了,我不说也不会有人知道,他想道。
个鬼啊!人生的第一次就这样被人夺走了,在族内以冷静懂礼著称的喻文州还是爆了粗口。
但是,喻文州到底是喻文州,他还是强行冷静下来。对方不知种族,刚好入侵过却没有魔族的北方很近,所以他需要将对方带回去审问。
喻文州最后还是挣脱出来了,他将那人放到红色陆行熊上,回了蓝雨。

叶修是条龙。在茗族大陆,没有多少人知道这个种族。不是因为龙数量稀少,而是因为龙宅。龙族一般都很懒,他们的活动范围通常只局限于族内的领地,更懒一点的,甚至常年睡在自己的洞里,几百年都不出门。
但叶修是个例外,他是一条喜欢冒险的龙。族内太狭小,生活也十分无趣,所以他想到了离开族内。龙族在的环境非常隐秘,与外面出入也有重兵把守(他的父亲,也就是族长不希望龙与外来有交往。)
叶修每天认真观察族内路线,仔细准备后,终于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成功地离开了。
他化了人形来到了蓝雨的北部,他还没有入城就被一群黑发赤瞳尖耳白皮肤的人攻击了。他当然不是任人欺负的,抄起武器就把对面一群给干翻了。
在他继续往里走了六七里后,他拿出了离家前自家弟弟倒的水喝了一口,睡倒在了地上。此时给自己哥哥下药后打算离家出走的叶秋发现自家哥哥已经不在了。
叶修做了个梦。他梦到的自家的宠物狗小点。他把它抱在怀里蹭了蹭,阿,毛绒绒毛绒绒,太舒服了。他摸了摸自家宠物狗的耳朵以表安抚,又睡死过去了。

叶修在一张大床上醒来。
“唉唉唉,你醒了。太好了,你都睡了三天了。我叫黄少天,就是蓝雨队的那个很有名剑耍得很好的那只豹子。你一定听过本剑圣的名字吧。你是我表哥喻文州捡回来的,听他说你那时候就睡在地上,也没什么掩护。太危险了,我和你说,北方那边才有魔族入侵,你这样毫无防备很容易被魔族伤到的……”耳边忽然响起说话声,声音滔滔不绝,源远流长,好吵,叶修想。
黄少天看着眼前的人。他从喻文州那里知道了大概,所以特地先爆出身份来给对方压力。接着故意说出北方魔族的情况,试试能不能从其反应中看出对方身份。可是他失败了,那个人如同黑曜石般美丽的眼神中只写满了:你tm怎么这么吵?
他没听说过我?黄少天很奇怪,虽然比起各队队长他还有一段差距,但作为未来茗族族长之一,他在大陆的名气并不比家长族长小。
“我叫叶修,抱歉我失忆了。”那个人,也就是叶修说道。
黄少天在试探叶修,叶修也在试探他。蓝雨,那是什么?很有名?茗族和魔族是……敌对?他回想了自己出门前看的茗族大陆史,他意识到,龙族和茗族大陆隔绝的时间可能比他想的遥远得多。他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所以他用了一个非常经典而狗血的办法——失忆。
“太糟糕了,应该是不小心伤到头了吧?我待会带你去队长那看看,说不定队长可以帮你找到医生医治……”吧啦吧啦,黄少天又说了起来,他记得对方身上有不算重的摔伤,而且从叶修的表情来看,他似乎真的不知道北方的事,如果不是叶修藏得太好,那就是真的了。
黄少天叽叽喳喳地讲着,可叶修没在意那么多,因为他看到了黄少天头上的耳朵。那是猎豹的耳朵,它们似乎有着灵气,会随着主人讲话时的心情动来动去。
叶修控制不住自己的手,摸上了黄少天的耳朵。
黄少天的声音瞬间消失了,他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
“我…我…我会慎重考虑的!”黄少天以风一般的速度跑出门,留下一脸呆愣的叶修。
这是什么操作??!大龄宅龙发现自己已经走不进年轻人的世界了。

许久之后红着脸的黄少天推开了门,“那个,队长说要你过去。”
少年,你人设呢?说好的话痨呢?
叶修虽然心存疑惑,但没有直问出来,只是跟在黄少天后面,去见他说的队长。

魏琛是蓝雨队的队长。魔族与茗族交恶后,茗族就分化成了许多不同的队伍,以抵制魔族入侵。蓝雨就是其中的一队。不同于一些以种族划分的队伍,蓝雨中混杂着各种各样的半兽人。所以蓝雨队长的传承不是依靠血统,而是实力。
下一任蓝雨就有两个队长,黄少天和喻文州。
两个人幼年的时候就表现出惊人的天赋,成年后更加强大。虽然同他这辈的老人还有些差距,但他相信经过历练后两人一定会超越这一辈。
所以魏琛一直是很开心的,他甚至开始了自己的退休计划。
直到刚才,他听到黄少天说自己被喻文州捡回来的不知背景的似乎失忆的男人给摸(qiu)耳(hun)朵了。
着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养大的白菜被猪拱的感觉吧。
魏琛问候了叶修全家,远方发现自己哥哥离家出走的叶秋打了个喷嚏。

叶修看了看眼前的蓝雨队长。下巴上留有胡子,嘴上叼着烟,一股绺子气,他开始怀疑他以前是不是做山贼的。
对方没管他怎么看,直接就进入正题,“你刚才向少天求婚了?”
“啥?”
场面甚是尴尬。
两边吧啦吧啦讲了半天,终于明白了一些事。
“所以,你他妈失忆到连摸耳朵是常识都不懂?”魏琛崩溃。
这哪里是常识,正常求婚不是送菊花吗?
叶修回想了一下族里的《茗族大陆中那些你不能不知道的999个常识》:

第520条,茗族以送菊花为正式求婚方式。
附:菊花,可增强茗族人的元素之力。

所以摸耳朵是什么鬼?你们这样还能好好玩(liao)耍(shou)吗?
——不能。

这些话他当然不能直接说出来,他只能应着魏琛的失忆到忘记常识的说法。
那现在又尴尬了。
虽然叶修没常识,但他确实已经向黄少天求婚了,那么现在该怎么处理?
在茗族,没有人会随意让别人求婚,所以能够摸到茗族耳朵的,一般是双方已经准备好婚宴的。因此,长久以来,摸耳朵其实就已经可以默认为结婚了。魏琛看向黄少天,黄少天是他一把养大的,作为孩(zhun)子(yue)爹(fu),如果黄少天不愿意,他一定会尽力帮黄少天推掉这门婚事的。
“少天,你怎么看?”魏琛问道。

黄少天觉得很难受,他长这么大,就这样被一个只见过一次面的小哥求婚了(而且是四舍五入可以等于结婚的那种)。虽然那家伙长得还挺帅的,他补充道。他在带叶修来找魏琛的路上其实在心里已经做好了结婚的准备。他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只是觉得叶修身上有种让他安心的感觉。如果就这样和叶修在一起那应该也不错吧,他想。不是所有人在见到对方的第一面就毫不犹豫地求婚的,他觉得叶修应该是对他一见钟情,然后不顾什么直接豁出一切地求婚。这样想似乎甜蜜了不少,然后他就被对方告知,人家只是没常识而已。
哦。把我内心的甜蜜换回来!!!黄少天在内心咆哮。
他委屈地看向叶修。

魏琛没有等到黄少天的回答,但他收到了黄少天委屈的表情。就是那种小媳妇被抛弃的表情。于是他看向叶修,“所以你是想赖账?”
叶修委屈,我只是离家出走来冒险体验生活的,结婚不在考虑范围内啊!
可黄少天的表情着实让他心疼,他觉得自己就像辜负别人感情的渣男,虽然他认为自己什么都没干。
他横下心了,“我会负责的!”
于是现在他和黄少天睡在了一起。
??!进度太快了吧!!
“少天,说说话吧。”叶修说道。现在黄少天背对叶修躺在床上,对比初见时黄少天一口气说个不停的样子,他觉得黄少天现在和他一样纠结,要说点什么缓解尴尬吧。
“叶修,你是不是不喜欢我。”黄少天闷闷地说道。
“为什么这么说?”叶修问。
“你看你在魏老大面前的那个表情,你是不是因为他逼你,你才答应的?”黄少天继续低沉。
“我只是不能一下子接受忽然就要和一个人结婚而已。我从来没有讨厌你。”叶修安慰道。
“那你那时候为什么摸我耳朵?”黄少天问。
“大概是觉得你说话的时候特别可爱吧。”叶修回答。
忽地脸红的黄少天在心里骂道,为什么我的未婚夫这么撩?!

喻文州是蓝雨未来队长之一及茗族未来的族长之一,他的人生过得还算顺利,虽然他的天赋不像自己表弟黄少天这么强,但他也通过自己的努力成为了蓝雨队长候选人。而就在两天前,他被一位不、知、道、从、哪、来、的、人、莫、名、其、妙、地、求、婚、了!
之后他就听说自己的表弟也被那个人求、婚、了!
!!?
虽然彼此之间没有感情,对方也不知道这回事,但喻文州还是觉得自己头顶上一片碧绿。远在蓝雨北部调查的喻文州骑上身边的红色陆行熊,向回路骑去,让我看看你到底是什么人。

叶修在蓝雨的待遇十分微妙,一方面他同蓝雨准队长之一黄少天在一起了,周围人对他自然充满敬意,另一方面,黄少天在蓝雨颇有名气,就这样随随便便和一个不知道哪来的人在一起了,不管是谁多多少少有些不服。
“还有谁要来吗?”叶修看了看倒在地上的一排人,挑眉问道。
蓝雨众人不服他,但也不能使什么小手段,单挑就成为了表达不满的合法途径。无论在哪篇小说中,弱肉强食永远是不变的真理,在茗族,单挑约战自然也是合法科学的。
作为叶修的未婚夫 (qi)黄少天自然不会阻止。一方面是他阻止不了,另一方面他也想知道叶修的实力。
黄少天看着单挑的人一批一批的上去,却被叶修手中乌黑的战矛一批一批扫下来。双方实力相差太大时,就很难看出强的一方有多强,很多时候叶修甚至只是单纯地用武技就打赢了对手。黄少天越看越激动,他不断把自己代入叶修的对手身上,分析下一步的行动,他的眼神越来越亮,内心渴望着同叶修战个高下。
“我来。”黄少天不顾旁人的表情,起身走向叶修。
“要不要放水?”黄少天刚刚站定就听到叶修在他脑海里的传音。传音入密在茗族是一门高深的术,可对于强大的战斗者来说也不算什么难事。
“靠靠靠,你不要太自大了,还没开打就这么嚣张!之前那几个人是因为真的太弱了,本少可是很强的好不好,我看你打了这么久也挺累的要不要我放水啊?对未婚夫我还是很体贴的。”黄少天愤愤的声音传入叶修脑海。
“虐菜会累吗?你全力不要输太惨就行了。”叶修回道。
靠,就算你是我男朋友我也想打你啊!!黄少天内心咆哮道,提剑上前。
虽然两人说了许久的悄悄话,但一到场上,原先的笑闹就完全消失了,黄少天的眼神凌厉起来。叶修见状也认真起来,黄少天不同于他所遇到的每一个对手,能够在蓝雨有一席之地的人自然会有强于他人之处。能够将自己的情绪收敛至此,确实不是常人所能够做到的,他也很想看看自己的男朋友实力如何。
两人不断接近,叶修起手一个天机,角度刁蛮,黄少天堪堪躲过,三段斩杀回。
“看剑看剑看剑看剑看剑看剑看剑看剑看剑看剑看剑看剑看剑!”
一秒破功,叶修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少年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设!!?
高手过招,一点疏忽就可逆转战局。叶修的恍惚黄少天自然不会错过,丝毫没有对自己未婚夫放水,黄少天起剑逼上。
叶修反应也是极快,格挡、反击。
“不错嘛,叶修你这招挺可以的,守中有攻,攻中有守。来来啦,吃本剑圣一招!三段斩!上挑!看剑看剑!……”黄少天继续出招,口中还念念有词。
这是战术吧,叶修想到。哪怕宅在族里多年,叶修的实战经验还是很丰富的,龙族内部大打小打也不是没有过,叶修自然会同各种龙对战,可是像黄少天这样通过说话来分散对手注意力的他从未见过。后生可畏啊,叶修想。
不过这种把戏对我来说还是差了点,叶修笑,将自己的攻击频率提升了一个档次。黄少天被这忽然加快的攻击吓到了。他刚才没有尽全力,黄少天想,那个人究竟有多强?他整个人都兴奋起来,强敌带给他的更多是战意,除了魏琛,黄少天很难在找到这样一个激起他战意的人了。

叶修的攻击有的不只是速度,他一招一式的角度都十分刁蛮。黄少天也不是先前的虾兵蟹将,作为蓝雨下任队长及茗族未来族长之一的他,他细细观察叶修的动作,寻找破绽,叶修不像先前的对手,他招式连贯,无论自己用什么样的方式进攻,他都会用最朴素的方式回击。没有华丽的炫技,却可以让人招架不住。不能这样,要打破僵局,黄少天的剑“乱”了起来,可是叶修没有大意,他知道黄少天在努力打乱自己的节奏。他不断消化,却在最终出了破绽。
机会!
黄少天大喜,出剑,升龙斩!
一击必杀!黄少天想着,可是他却没有成功,在他靠近叶修的瞬间忽然出现并炸开的元素之力使他一个踉跄,胜负逆转。
黄少天震惊地看着叶修,他刚刚看得很清楚,叶修那一招没有使用任何媒介。

茗族人在战斗时虽然能使用元素之力但一定要借助可以掌控的媒介,比如武器。在古籍中有这样一类人,他们不需要媒介也可以释放元素之力,这类人被称为“魔法师”。

叶修是魔法师!

黄少天死死盯着叶修,可对方脸上却只有疑惑——对于黄少天惊讶的疑惑。似乎对他来说这是一件平常的小事。可黄少天知道,魔法师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叶修的实战能力很强,就算不是魔法师也应该名扬一方,可是他这么久以来确实没听说过叶修的事,更何况叶修是魔法师,一个强大的魔法师……

“少天,回神了。”叶修的声音使黄少天从沉思中脱离,黄少天抓过叶修的手,“你跟我来。”将他带向自己的房间。
叶修就这样被黄少天带走了。

“你到底怎么回事?”黄少天问。
“什么怎么回事?”叶修有些摸不着头脑。
“就是你的最后一招怎么做到不用媒介的?”黄少天难得简短起来。
叶修就更不明白了,打架什么时候要用媒介了??!当然这种话他不可能直接说出来,他回想起自己的人设——失忆少年。“不是就这样打出来了吗?”理直气壮的语气完美贴合他本人没常识的设定。他对现在的茗族一点都不了解,茗族上的习俗也与他所收集到的相违背,除了表现自己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外,叶修也想不出更好的方法了。
黄少天也想起了叶修失忆的人设,还有对方缺乏常识到摸了自己的耳朵,似乎不知道魔法师是什么也很正常。
“我先去和队长说吧。”黄少天说道。
叶修的最后一招非常隐蔽,也就只有一直贴在他身边的黄少天能够明显地感受到,大多数人就看到叶修打倒了黄少天,连叶修怎么赢的都不知道。黄少天决定当机立断,现在告诉魏琛。

魏琛觉得生活充满了跌宕起伏,比如他辛辛苦苦养大(?)的黄少天被人莫名其妙地求婚了,然后他又被告知对方是魔法师……
呵呵。
魔法师不是三十岁以上保持纯洁之身的男性吗?
所以叶修>30岁!!?
叶.千年老宅龙.修恨恨地打了个喷嚏。
在茗族与魔族对立的无数个岁月中,双方保持着一种微妙的平衡,双方相互制约。可魔族新任的族长十分强大,在他的带领下,魔族的实力不断提升,开始打破两边的平衡。就是在这个关键时刻,出现了几乎已经成为传说的魔法师。
这对于茗族来说本来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不管在什么时候,魔法师都是极强的助力。可是,魏琛想起了叶修的样子,黑发赤瞳牛耳,他这样到底是茗族人还是魔族人?而且叶修在这个时候像未来的茗族族长求婚,到底是什么意思?
在茗族,各队的队长由实力决定,但茗族的族长不是。每一任茗族是天选注定的,在上任时身上会浮现茗族族纹,而只有上一任族长才可以找出继任族长。族长的另一个身份是“钥匙”,族长与魔法师签订灵魂契约后,会逐渐开启魔法师的潜能。每一次魔法师与族长联手都能够创造不同程度的魔法盛世,可相对的,不是每一任族长都能等来自己的魔法师,更多的人独自走向死亡。
这一任茗族族长史无前例地出现了两位,黄少天和喻文州,本就在茗族内部引起了巨大的轰动。现在,茗族魔族关系紧张的时刻,出现了一位分不出种族的魔法师……
听到消息脑袋即将炸裂的魏琛想到了一个简单粗暴的解决方法——不管怎么样,嫁(qu)到我们这边就是我们茗族的人了!
丝毫不知道自己引起了什么什么的轰动的叶修打了一个寒颤。

喻文州将自己手上的纸条看了又看,差点把人家盯出洞来。
更准确来说是纸条上面简单的一句话:

叶修是魔法师

作为未来的茗族族长之一,喻文州很清楚魔法师对于自己的意义。可是对方不是已经和少天在一起了吗?按道理来说这样他就有了自由恋爱的权利,为什么会觉得不爽呢?就因为对方在无意识间向自己求婚了吗?
喻文州驾着红色陆行熊向叶黄两人所在地前行。

黄少天和叶修睡在一顶帐篷里。为了更好地对付魔族,魏琛将两人送上来寻找魔杖的漫长旅途。两个人没有像小情侣一样抱在一起,各睡各的,中间还留出一道不小的空隙。黄少天倒是想和叶修抱在一起,可被叶修以大夏天不热为理由婉拒了。叶修看着黄少天瞬间耷拉下来的耳朵,强忍住自己上前摸两把的想法。对毛绒绒毫无抵抗力的叶修觉得龙生艰辛。

喻文州过来的时候,叶修和黄少天睡得正香。喻文州看着叶修熟睡面庞,长长的睫毛应着呼吸频率一颤一颤,着魔一般将自己手伸向了对方的脸。可不像上次,叶修睡得虽然死,却不是没有防备。喻文州的手还没有碰到叶修就被对方一把抓住,还在睡梦中的叶修顺着拉过喻文州,把他反扣押在地上。
不同于黄少天,喻文州更擅长远距离的攻击,这么讲的意思就是说,他近战是个渣。而他现在被还在睡梦中的叶修死死地压制,对方的手贴着他,大腿顺势将他没有合拢的两腿分开,脑袋抵在他的肩上,呼出来的气打在喻文州的耳朵上。
太羞耻了,喻文州想到。
喻文州想要挣脱,却被叶修越抓越紧。“唔”喻文州忍不住出了声,两个人的姿势太过暧昧,而叶修身旁睡着对方“未婚夫”黄少天,想到这一点,喻文州的挣扎更为猛烈了。错乱之间喻文州的耳朵蹭上了叶修的脸,接下来的剧情几乎和上次两人的一模一样。叶修的手在喻文州的耳朵上不断揉捏。
在喻文州的挣扎中被吵醒醒来的叶修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他的手在一个陌生人的耳朵上,两人的姿势更是暧昧得可怕,对方被他抱在怀里,刚刚睡起的叶修甚至有一种自己梦游调戏良家妇男的感觉。
不对,这不是重点!
叶修“唰”地把对方松开,“那啥,你没事吧。”高龄老处龙后知后觉地红了脸。
“没……事。”喻文州的脸也是红得厉害。
“我…说,”两人同时开口,“嗯…你先吧”,又一次同步。
沉默三十秒。
“要不,我先吧。”再一次同时开口。
“你先。”
“不,你先。”
“你先!”
“你先!”
两个幼稚鬼不管不顾地吵起来。虽然声音不大,可之前就被动静吵到的黄少天成功成为了幼稚鬼们的受害者——他醒了。
“唔,叶修,怎么了?”他带着点起床的困劲睁开了眼睛,“表哥,你怎么在这?”
这就尴尬了。

————TBC————
卡文卡到人生绝望,写了快8000才终于把主角们送出新手村_(:3」∠❀)_本来想写完再发的我,怂了(๑˙ー˙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