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坑全职
叶all叶双吃
产叶攻向的粮
撕逼不约:)

我得了考前摸鱼,考后咸鱼综合症
ヘ(;´Д`ヘ)
8 46

感觉自己好久没更新(愧疚)

我们来走剧情搞事情

梗来自《THE SENTINEL》

OOC

不要在意细节

黄少天不抽烟,但他也不排斥烟味。小时候和他关系特别好的表哥经常在他面前抽烟,他就这样吸了多年的二手烟,最后掌握了闻烟认牌的技巧。但他从来没有闻到过这样的浓郁的,带有泥土气息的烟味。

叶修惊讶地看着黄少天,这是他第三次听到人这么说。“浓郁的、带有泥土气息的烟味”,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他很清楚房里有什么,因为这是他的房间。这里并没有这样子的烟,而且,从以往的经历来看,这似乎是只有个别人可以闻到的气味,进一步推理来说,这应该是只有哨兵可以感觉到的、来自他身上的气味。

那,我是什么呢?

叶修自问道。他回想自己所遇到的和了解到的,他作了一个大胆的推论,既然有哨兵,那是否存在一种专门适用于哨兵的人呢?

但是现实不允许他多想,因为黄少天。

黄少天在不断抓绕着自己衣服下的皮肤,他们现在是在夏天,黄少天穿着一条印着荣耀图标的白色的T恤衫。而现在他将袖口上拉,不断抓着自己的右肩,不一会他的皮肤就已经被抓得通红了。

“少天,你怎么了?”叶修问。

“痒。”黄少天难受得眼睛发红,快哭出来了。

“哪里痒?”叶修用手摸了摸他的头以表安慰。

“哪里都痒。”黄少天呜咽道。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全身上下像蚂蚁啃食一般,衣服的布料如麻布般擦过他的身体,他的指甲在皮肤上划出一道道红痕……

叶修看着黄少天,用拇指指甲用力压自己的食指来使自己冷静。

黄少天是哨兵,一个刚刚觉醒的哨兵。那么他现在的情况会不会和哨兵有关?

“少天,你听我说。”叶修说道。

“什么?”黄少天勉强地问道。

叶修用手摸上他的脸,强行将黄少天的视线移到自己身上,“你什么都不要想,你只要看着我就行了。”

黄少天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他本能地相信叶修。他看着叶修,叶修的脸色不好,眼眶下还有重重的黑眼圈,眼角有些发红,昨天没睡好?眼皮略有下垂,他的眼珠深不见底,包容了一切,也隐藏了一切,但黄少天还是被其中的温柔迷了眼,沉静其中,再也走不出来。
————————

喻文州昨晚没睡好,他在叶修的床上翻来覆去,可怎么也觉得难受。在飞机上,飞机发动机的声音也扰得他心神不安,他试着用叶修说过的方法,可效果甚微。他混混沌沌下了飞机,却被黄少天的一席话惊醒。

“是的,我认识叶修”,喻文州顿了顿,他说,“少天,你是不是也是哨兵?”

“是的,我……”黄少天还没说完,就被人打断了。

“你们刚才是不是在说‘叶修’还有‘哨兵’?”喻文州和黄少天抬头,一位身穿西装的男人站在他们身旁,激动和兴奋在他那双大小不同的眼睛里清晰可见。

“你是谁?”喻文州问道。

————————

孙翔小心地在黑暗中摸索这向前,他走过漫长的走廊,打开尽头的门。

他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大大小小的仪器瓶内装着昏睡的人。孙翔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人从后脑打晕了。

“为什么他会发现这里?你们的安保是做什么的?”一个男人斥骂道。

“大人,我们急着转移人手不够。”另一个人唯唯诺诺地说道。

啪,手扇在脸上的声音在黑暗中传开。

“再有下次……”男人顿了顿,“那个家伙就拿去做实验品吧。”

“是。”

————————

叶修按了下门铃,没等多久,一位带着眼镜,身穿白色衬衫的男子打开了门,“好久不见,学长。”衬衫上的扣子被男人一丝不苟地全部扣上。

叶修没有在意对方严谨到极致的打扮,他被对方喜悦的情绪冲击着,“好久不见,新杰。”

————TBC————

PS.(没有字数吐槽来凑)

少天觉得全身痒这个梗来自http://tieba.baidu.com/p/3607243987(一个哨向设定的解答贴)

大概就是哨兵因为太敏感所以觉得衣料摩擦皮肤难受

非常适合开车,可我毕竟是一个正直的人

叶修让少天看着他主要是想让少天把注意力放在视觉,才没有在撩天呢(正直)

最近没更新除了没灵感外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家里的小孩病了,于是我被扔去带熊孩子们了OTZ

以及我发现一个绝望的故事,身边被我拉下全职坑的都没有和我站同cp的

好不容易拉下一个妹子,她说她站喻王OTZ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