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坑全职
叶all叶双吃
产叶攻向的粮
撕逼不约:)

我得了考前摸鱼,考后咸鱼综合症
ヘ(;´Д`ヘ)
16 65

许久之后红着脸的黄少天推开了门,“那个,队长说要你过去。”

少年,你人设呢?说好的话痨呢?

叶修虽然心存疑惑,但没有直问出来,只是跟在黄少天后面,去见他说的队长。

 

魏琛是蓝雨队的队长。魔族与茗族交恶后,茗族就分化成了许多不同的队伍,以抵制魔族入侵。蓝雨就是其中的一队。不同于一些以种族划分的队伍,蓝雨中混杂着各种各样的半兽人。所以蓝雨队长的传承不是依靠血统,而是实力。

下一任蓝雨就有两个队长,黄少天和喻文州。

两个人幼年的时候就表现出惊人的天赋,成年后更加强大。虽然同他这辈的老人还有些差距,但他相信经过历练后两人一定会超越这一辈。

所以魏琛一直是很开心的,他甚至开始了自己的退休计划。

直到刚才,他听到黄少天说自己被喻文州捡回来的不知背景的似乎失忆的男人给摸(qiu)耳(hun)朵了。

着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养大的白菜被猪拱的感觉吧。

魏琛问候了叶修全家,远方发现自己哥哥离家出走的叶秋打了个喷嚏。

 

 

叶修看了看眼前的蓝雨队长。下巴上留有胡子,嘴上叼着烟,一股绺子气,他开始怀疑他以前是不是做山贼的。

对方没管他怎么看,直接就进入正题,“你刚才向少天求婚了?”

“啥?”

场面甚是尴尬。

两边吧啦吧啦讲了半天,终于明白了一些事。

“所以,你他妈失忆到连摸耳朵是常识都不懂?”魏琛崩溃。

这哪里是常识,正常求婚不是送菊花吗?

叶修回想了一下族里的《茗族大陆中那些你不能不知道的999个常识》:

 

第520条,茗族以送菊花为正式求婚方式。

附:菊花,可增强茗族人的元素之力。

 

所以摸耳朵是什么鬼?你们这样还能好好玩(liao)耍(shou)吗?

——不能。

 

这些话他当然不能直接说出来,他只能应着魏琛的失忆到忘记常识的说法。

那现在又尴尬了。

虽然叶修没常识,但他确实已经向黄少天求婚了,那么现在该怎么处理?

在茗族,没有人会随意让别人求婚,所以能够摸到茗族耳朵的,一般是双方已经准备好婚宴的。因此,长久以来,摸耳朵其实就已经可以默认为结婚了。魏琛看向黄少天,黄少天是他一把养大的,作为孩(zhun)子(yue)爹(fu),如果黄少天不愿意,他一定会尽力帮黄少天推掉这门婚事的。

“少天,你怎么看?”魏琛问道。

 

黄少天觉得很难受,他长这么大,就这样被一个只见过一次面的小哥求婚了(而且是四舍五入可以等于结婚的那种)。虽然那家伙长得还挺帅的,他补充道。他在带叶修来找魏琛的路上其实在心里已经做好了结婚的准备。他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只是觉得叶修身上有种让他安心的感觉。如果就这样和叶修在一起那应该也不错吧,他想。不是所有人在见到对方的第一面就毫不犹豫地求婚的,他觉得叶修应该是对他一见钟情,然后不顾什么直接豁出一切地求婚。这样想似乎甜蜜了不少,然后他就被对方告知,人家只是没常识而已。

哦。把我内心的甜蜜换回来!!!黄少天在内心咆哮。

他委屈地看向叶修。

 

魏琛没有等到黄少天的回答,但他收到了黄少天委屈的表情。就是那种小媳妇被抛弃的表情。于是他看向叶修,“所以你是想赖账?”

叶修委屈,我只是离家出走来冒险体验生活的,结婚不在考虑范围内啊!

可黄少天的表情着实让他心疼,他觉得自己就像辜负别人感情的渣男,虽然他认为自己什么都没干。

他横下心了,“我会负责的!”

于是现在他和黄少天睡在了一起。

??!进度太快了吧!!

“少天,说说话吧。”叶修说道。现在黄少天背对叶修躺在床上,对比初见时黄少天一口气说个不停的样子,他觉得黄少天现在和他一样纠结,要说点什么缓解尴尬吧。

“叶修,你是不是不喜欢我。”黄少天闷闷地说道。

“为什么这么说?”叶修问。

“你看你在魏老大面前的那个表情,你是不是因为他逼你,你才答应的?”黄少天继续低沉。

“我只是不能一下子接受忽然就要和一个人结婚而已。我从来没有讨厌你。”叶修安慰道。

“那你那时候为什么摸我耳朵?”黄少天问。

“大概是觉得你说话的时候特别可爱吧。”叶修回答。

忽地脸红的黄少天在心里骂道,为什么我的未婚夫这么撩?!

————TBC————

家里有事没写多少,我不管这是昨天更的

埋在深处的喻队:我什么时候出场??

不知道为什么越写越长OTZ

忽然觉得上中下完结是一面新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