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坑全职
叶all叶双吃
产叶攻向的粮
撕逼不约:)

我得了考前摸鱼,考后咸鱼综合症
ヘ(;´Д`ヘ)
4 97
  • 哨向原设梗

  • 本来想为另一篇脑洞收资料不小心就开了这篇

  • 安利加剧《THE SENTINEL》(哨兵)

  • 小学生文笔OTZ

  • 私设n多

  • OOC到无上限

  • 角色是虫爹的,OOC是我的

01

喻文州用力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可声音并没有减弱。他现在很崩溃,天知道为什么他就出国度个假也可以遇到这种事?他失去的对自己感官的控制能力。到美国后的第二天他被宾馆的清洁工吵醒,可是他住在三楼而对方在一楼;下午他在一家印度餐馆差点被那的咖喱饭辣死,可其他人却觉得味道正常;现在,马路上的车鸣声震得他发晕。

他实在忍受不下去了,他决定去医院检查。

————————————

“喻文州先生,现在你可以穿上衣服了。”喻文州从仪器上起来,穿上自己的衣服。

有人打开门进来,“喻文州先生,幸会,我是叶秋医生。”男人挥了挥自己的手。

喻文州被那只手迷住了眼,他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于是他发现了问题,“可你的名牌上并不是这么写的。”

“嗯……”,男人冲着喻文州眨了下眼睛,“呵呵。”

“好吧,你有结果了?”

“关于什么?”

“那些检查。”
“忘记那些检查吧,你不需要任何药物,你只需要情报。”

“你是谁?”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人”,男人拿出了一张名片,“他是唯一能帮助你的人,你能听到别人听不到的声音,闻到别人闻不到的味道,并且有着极其敏感的触觉,对吗?去找他吧,他可以告诉你一切。”男人把名片递给他就离开了。

喻文州看了名片上的名字——叶修。

他想:叶修,叶秋,他们是兄弟吗?

——————————————

喻文州顺着名片找到了一家公寓。

“咚咚。”

“请进。”

门没有锁,喻文州推门而入,眼前的男人并不陌生——医院里的那位“叶秋”。

“好玩么?叶秋或者叶修先生?”

“抱歉,喻先生,我必须想办法约你来我这里谈一谈。”

“所以你想说什么?”

“关于你的情况。现在我给你看点东西。这是理查德.伯顿先生的专题论作,他的观点是这样的:在所有的部落文化中,每个村落都有一个被称之为‘哨兵’的人物。他们是部落的守护者,警戒来犯的敌人、观察气候、坚实打猎时的行动,以维持部落的生产。”

“所以呢?”

“哨兵被选中,得益于他的基因优势。他们拥有着超出常人的感官。而你现在的情况是因为你有这样的基因,然后它觉醒了。”

“三个问题。第一,你是怎么知道的?第二,为什么要告诉我?第三,你的目的是什么?”遇到这样的事,一向冷静的喻文州也带上了火气。

“第一个问题不能告诉你,至于第二和第三个,我只能说,我想帮你。我会帮助你控制你的能力,减轻它们对你的影响。你不用担心我会害你,如果我真要这么做的话为什么要帮你?”

喻文州看向叶修,对方没有自己的生气,他微笑地看着自己。

叶修继续说到:“我知道你难以接受,我也明白让你相信一个刚见过面的人对你来说很勉强。但我希望你能给我机会。”

“好吧。喻文州,C国律师”

“叶修,来自C国,是一个向导。”

——TBC——

老叶和文州的对话改自《THE SENTINEL》

但不会完全按《THE SENTINEL》上的设定,私设巨多

因为在美国所以他们两个之前讲的都是英文:)

欢迎订阅tag

应该可以在开学前写完(先定下一个小目标:))


©